【聯合報╱張光斗】    

2009.08.10 03:02 am

「我被設計了!」

當我們一聽到朋友或是家人這麼一說,立即的反應就是完蛋了!碰到壞人了!

很慚愧的,在下我,卻因某種因素去「設計」人了,而且設計的對象來頭不小,居然是被稱為「民歌之母」的陶曉清女士。

為迎接紙教堂 欠債八百多萬

故事的起頭是在去年的921。

921大地震到了今年就是十周年了。多年來,我製作的《點燈》節目一直有個習慣,就是不時的會回到災區,去看看曾經報導過的災區朋友們過得好不好。

去年921之前,《點燈》去埔里三次,報導桃米村「綠屋」民宿的老闆邱富添。造型有些像卡通人物的邱老闆,反倒稱呼桃米村復育的青蛙是「老闆」。他說,教會他們利用「老闆」的餘蔭,用生態解說帶動旅遊風氣的是「新故鄉」基金會的董事長廖嘉展先生。

我們立刻去找廖嘉展。

廖董事長剛好在忙著紙教堂揭幕的事。紙教堂是由日本神戶大地震的災區移到桃米村的。為了將紙教堂送來埔里,神戶的居民自行募款,他們是以嫁女兒的心情將紙 教堂送到桃米村的。當我看到不捨「女兒」的數十位日本爹娘拭著淚水,依序與廖董事長擁抱的畫面,我自己的眼眶也跟著熱了起來。

廖董抽空跟我聊了一下。當我聽到他因迎接紙教堂而欠債八百多萬時(從基隆港上岸後就是他的事了),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氣!這麼多的債要還到幾時呀!

放了一個誘人的餌 紙教堂不插電演唱

廖董帶著憧憬的說,他想將紙教堂變成埔里的一個文化城堡,可以在這裡辦展覽,也可以辦音樂會。

一聽到音樂會我就樂了!這還不簡單,辦演唱會如何?民歌呢?廖董笑了,他說:「民歌好,埔里人一定會喜歡的......」

我回道:「這當然好呀,可以吸引人潮來,最好把台中、彰化、北部、南部的遊客都吸過來,讓他們因演唱會而來消費,八百多萬也許就可以還得快一點了。」

於是,就在那個「當下」,我決定「設計」陶曉清大姊。我立刻放了一個誘人的餌,打電話給她,問她有沒有興趣來桃米村被「電」一下,被感動一下?

結果......嘿!果不其然,她馬上就上鉤了!

兩周後,陶姊就站在紙教堂前的草坪上了。

可想而知,當陶姊聽著廖董在訴說著紙教堂的故事,以及多年來與埔里居民互動的往事時,她的眼神明亮有如初生嬰兒。還沒離開桃米村,她已經低聲跟我說:「在紙教堂辦不插電的演唱會一定會非常棒......」

於是,第一個大小如蘋果的雪球被捏在陶姊手上了。

感染熱情的「後遺症」 活動的雪球越滾越大

然後,我們開始不停的開會,還把廖董拉到台北來,與「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」的新任理事長殷正洋以及一票夥伴們挑燈夜談。最後,這批都有點年紀的「童子軍」 熱血澎湃的決議:咱們一定要在921十周年的前夕開唱,而且,我們更要在此機會彰顯十年前921大地震時,台灣民眾不分族群,不在乎你我,大家用完全燃燒 的愛心與行動,讓災區的居民依偎取暖的真情。

被陶姊的熱情感染的「後遺症」出現了──這個雪球越滾越大,不但有921的演唱會,而且從五月的母親節就開跑,每周六都會有一群歌手出現在紙教堂。爾後, 雖然因經費不及籌措而不得不理智一點的減肥,但最終決定仍是從七月四日起開唱,每周六一次,絕不縮水。到了921的前夕,還將場地擴大到暨大的校園,要讓 全台灣的民眾都能到現場來參與。

前後十三場的演唱會定案了,邀請國內外專家的國際論壇、921資料展、四部紀錄片、一部電影《青蛙共和國》的企畫案,在三個單位的攜手合作下陸續出爐。

「我們就是要讓全體國人,乃至於國際人士知道,台灣人並不健忘!921絕對沒有在我們的腦海中消失,我們一定要再度拿出愛的行動來!」陶姊如是說。

一系列「愛的行動」活動因而呱呱墜地。陶姊就是此一行動的重要催生者。而我,就是那個「設計」陶姊的壞蛋。

【2009/08/10 聯合報】@ http://udn.com/

 

lightupyour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